牧瀨白

Plurk/r890320

【亞人】失います淺瀬(圭攻圭)

*攻→圭
*在一切結束之後
*私設big ooc
*1000字短打
*準備雷死同學系列(被退追
-
-
-
-
-
-
-
-
-
-
黑夜總有一天會結束,白晝會到來。星星隱沒了,晨曦照耀大地,從此人民過著安樂的生活,從此再也沒有黑暗的來臨。
從此太陽再也沒有見過月亮。

他好像很久沒有死過了。

時間像沒有流動,卻也像狂奔著。跑過了時間的長河,跑過了一日又一日,最後的最後他回到了原點。 下了電車,他延著靠海的石子路一路走到盡頭,感受入秋微亮的海風,吹亂他剪得俐落的短髮。不是沒有到過這裡,只是草長得更高了;不是沒有到過這裡,只是海不再那麼藍了;不是沒有到過這裡,只是天空起了霧霾;不是沒有到過這裡,只是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在那場戰爭結束後,一切恢復到那之前,從此他再也沒有見過那名黑髮的青年。那是確實是青年的作風,放棄人人皆知的過去,換一個身份,青年靠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可以重新在這個社會立足,可以繼續戴著那張冷面具,做一個匍匐在人間的monster。 他們的個性截然不同,意外的相遇,參與作戰的經歷,待一切都變成日常,待一切都回到原點,待他知曉了對青年的心意,待他們最後一次的見面,待永遠不見。

他是真的,很久沒有和他一起死過了。

當他看著電視的訪談節目時,看著青年頂著全新的姓名,看著青年以研究人員的身份出現,看著青年那刻意留長的髮,他們隔著螢幕的距離,隔著社會的階層與距離,他慢慢的知道時間沖淡太多,知道他們的聯繫已經坦然無存,那個人改掉了手機號碼、改掉了住家地址,也改掉了他們有關的一切,剩下的東西,就僅剩他們都是亞人的這件事情。

他,或許也很久沒有死過了。
他和他,除了死,卻再也沒有任何相關。

今天的海風有些冷,打在臉上有點疼,可他沒有打算繞上包裡的圍巾,只是拿出保溫瓶,倒上一杯微溫的咖啡。 每一個月的第三週,他會獨自到這個地方,到這個他們一起來過的地方,眺望這片海洋,然後用預先準備的刀具讓自己死上一次又一次。 他在一次次的死亡中感受到對方的存在,他在一次次的死亡中感受這段感情的痛苦與哀愁,他在一次次的死亡中感受自己脆弱不堪的殘破,他一次次的只渴求時間的回朔。 最後的最後,終會走向終點,走向最初的那一天,在這個漫長的莫比烏斯之環,他們會走向事件都還沒有發生的那一天,他與他還沒有相遇的那一天。
飲盡了那杯咖啡,從包裡抽出摺疊刀,他沒有絲毫顧慮便割斷了自己的頸動脈。 在撕裂之後,鮮紅模糊了眼前的光景,漸漸的走向一片熟悉的黑暗。在最後一下心跳停止之前,中野攻放倒了自己,等候下一次的重生,等候下一次睜開眼睛,他必須繼續作為一名monster,繼續苟且生存在這個世間,繼續感受已經疲憊的脈動。
然後,下雨了。

黑夜總有一天會結束,白晝會到來。星星隱沒了,晨曦照耀大地,從此人民過著安樂的生活,從此再也沒有黑暗的來臨。
從此他再也沒有見過他。
-
-
-
-
-
我覺得圭大概就是那種在一切結束之後會跟所有事情撇清關係的人(?)而且大概會直接讓整個人生重來吧
看看要不要寫下篇ㄦ 如果真的是不停的輪轉 真的是這樣的話
一切會回到最初 接著會再演出一樣的戲碼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