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o白

Plurk/r890320
想變得溫柔。

Diary

短期記錄

在學長姐畢業的那一天哭了。
一邊低頭,把頭靠在學姐的肩膀上,一邊抱著學姐哭。 學姐笑著說了:是你畢業還是我畢業啊。 然後摸摸我的頭。
我還是沒有辦法不哭。

和國中比起來,高中真的好了許多。 似乎也有了朋友,就算不知道朋友的定義,總之大概是有的。
然後,也有了去學校的理由,不只是「為了畢業」才去上學了。
學校就是這樣的地方,強硬地讓我們認識,再強硬地把我們拆開。 我曾經以為這兩年的時間很長,可是一下就過去了。

前陣子,上了最後一堂社課,今天大概是最後一次能夠以高二生的身份和社團的其他人一起吃午飯,可是我還是選擇待在教室。 跟大家一起吃的話,絕對會哭吧。明明不是社幹卻哭了什麼的想想就好丟臉,哭屁哭廢物。
從高一開始,不管是留社還是午餐時間,和從學長姐到和學弟妹,吃超商的熱便當,一起討論漫畫的劇情,討論遊戲與動畫,看其他人練舞,這樣早就變成日常的事情,卻已經走到了最後的最後。

不想上高三,不想畢業,只想永遠留在一個班級裡。
這樣的心情是第一次。

是說今天好像是夏至來著,動森整天都是白天,可是房地產還是在晚上8點準時關門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