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瀨白

Plurk/r890320

【弱虫】恐怖段子x5

幾個之前看到的恐怖段子www
CP:新荒/東卷/山坂/今鳴/悠準(非愛情向),純敘述

-
1.(新荒)
思緒漸漸遠去,要是現在睡著的話就完蛋了,荒北靖友卻還是敵不過逐漸來襲的窒息感而漸漸暈眩。
在完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他聽到了那人低沉的嗓音在他耳邊低語。

「吶,靖友。」
「我們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荒北靖友緊緊抓著新開隼人下葬時穿的那件衣服。

2.(東卷)
「小卷,工作還沒完成嗎?」看著你電腦桌旁堆成山丘一般的文件,我問。
「快了咻。」你一邊打字一邊這麼說。「盡八你先下樓吧,我等一會兒就下去。」
聽你這麼說我就走下樓了,卻從廚房聽到金術敲擊的聲音。
「盡八。」你穿著圍裙,一手拿著湯勺攪拌鍋子裡的奶油濃湯。

「晚飯快好了,去飯廳等我吧咻。」

3.(山坂)
昨天晚上大約十一點上床,真波君在我快睡著時回家了,一邊輕輕撫著我額前的髮,一邊輕吻我的額頭,然後緊緊抱著我,我在他溫暖的懷抱裡安眠了一整夜。
今天早上八點,我來到飯廳時沒有看到他的身影,而是看到了昨晚傳來的手機簡訊。
「因為最近的案子比較忙,所以我今晚會睡在公司裡喔。」

傳送時間是昨晚十一點三十分。

4.(今鳴)
那是IH後,一個炎熱的夏夜,鳴子堅持要和我一起前往校舍試膽,一整夜下來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但是接下來的幾週都沒有看到鳴子,電話也全部轉接語音信箱,有點兒擔心的我決定親自拜訪。
「欸,假正經……」他躲在棉被裡瑟瑟發抖,看見我進到他房間,露出一顆頭望著我。
「怎麼了,鳴子?」他消瘦了不少。
「那天試膽,不是經過美術教室嗎?結果試膽結束後每次到了睡覺時間,那些石膏像就會出現在夢裡,狠狠瞪著我……」

我愣住了,總北高校的美術教室,並沒有石膏像。

5.(悠隼)
我應該要有個兩個弟弟。
原本也不曾有這種想法,直到那天收拾房間時看到了一張照片,上面除了悠人以外還有個和悠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子。
仔細想想,小時候問悠人為什麼哭。

他總說沒有在哭呢。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