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瀨白

Plurk/r890320

【HQ!!】最長的電影(黑研)

CP感不強烈
非交往設定
-
——我們的開始,是很長的電影。

孤爪研磨第一次遇見黑尾鐵朗,是在四歲那年,初有記憶的時候。
小時候的黑尾留著中規中矩的短髮,五歲的對方只比自己高那麼一點,和現今相差近三十公分的身高不同。因為是鄰居的緣故,研磨會在下午時分到黑尾家享用蘋果派,在黑尾夫婦出遠門的時候,黑尾也會帶著換洗衣物到孤爪家拜訪。
仿佛一切都是那麼習以為常,他們在棉被裡打鬧著,一起吃香甜的糕點,在年紀稍長的某一個午後,黑尾抱著嶄新的排球,按下孤爪家的門鈴。
「阿黑?」打開家門時,研磨才剛起床,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揉著眼睛。
「來打排球吧!」

大概是在小學三年級,黑尾開始留他那頭雜亂的雞冠頭。
瀏海全部梳上去的話太有精神,全部放下來就看不到路,所以只放下一邊。每當放學之後,或者假日,研磨如果不是在拿著那臺PSP,就是和黑尾一起打排球。
「好累……」從早到晚,研磨癱在後院小小的草皮上。
「可是,不是很有趣嗎?」黑尾說,身上穿著黑貓圖案的白色T-shirt,沾染了泥土而有些骯髒。
「……是啊。」很有趣呢。

——如果再重來,會不會稍稍改變。

睜開眼睛的時候,窗外仍是一片漆黑。
在被窩裡做了小小的掙扎,最後還是自床上起身,金髮的少年穿著充當睡衣的汗衫與短褲,頭上那少許的深咖啡色髮絲有些顯眼,懶洋洋的走進的浴室。
清晨五點三十分,研磨在盥洗結束後回到房內,打開了放在書架上的相框。
那時的他尚未染髮,自然的髮色貼著臉頰,從背後攬著自己的,比自己高大許多的少年一手拿著排球,臉上掛著開朗的笑容,那是自己國中三年級,對方高中一年級的那一年夏天。
時間的流逝,在安睡的城鎮裡微小到一點聲息也沒有,從第一次穿上音駒高校的制服,已經過了整整兩年,即將升上高三,一切都變得更加沉重,壓力逐漸的壓迫,研磨的睡眠時間卻增加了。
他不知道,也不想面對,不想面對事實,也不想面對分離。

——再給我兩分鐘。
——讓我把記憶結成冰。

月臺上,肩並肩的兩個少年,一人手中握著行李箱,背上背著後背包,和較矮小的少年交談著。早上九點,自東京往京都的新幹線預計九點零五分抵達月臺。
「研磨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黑尾看著另一人冷淡的面容,笑說。
「也要好好吃飯喔,不能拿蘋果派當正餐。」
「就算很睏也要先刷牙才能睡覺喔。」
「升上三年級,不能再翹掉訓練了喔。」
「不要躺在床上玩PSP,很傷視力的。」
「……我知道啦,阿黑好囉唆。」一如往常的抱怨著,放在大衣口袋裡的手卻止不住顫抖。
今天是黑尾離開的日子,即將前往京都上大學的日子。
在一個月前知道了這件事,研磨卻沒有辦法做什麼。

他是知道的。
無論是小學,國中,還是高中,黑尾都會比他早一步離開,但往往會在放學時,看見對方穿著與自己不同的制服,站在校門口等候自己。
「回家吧,研磨。」十七年來,他習慣了這句話,習慣了對方喊他的名字,習慣了每一個黃昏,但這一次,是真的,最後的一次。
不會每天見面了,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打電動,一個人在假日練習排球,乍聽之下沒什麼,可習慣卻是致命的慢性毒。
有什麼模糊了雙眼,研磨始終低著頭,在此時,列車進站,起了一陣有些強勁的風。

——愛是不是,不開口才珍貴。

「後退點。」黑尾抓著比自己小上許多的手,往後退了一步。
他是知道的。
那隻叫做孤爪研磨的貓,自己一手養大的貓,就像書裡所說的一樣,兔子太孤單的話會死掉的。
貓也是一樣吧,黑尾總會這麼想,如果太孤單,貓也是會死掉的。握在自己手中的,是對方方才抽出大衣口袋的右手,微微顫抖的幅度,看著對方始終未抬起的臉,黑尾所能做的,就只有最後一件,只有他能做的事。

「研磨。」
「嗯?」
「要好好過生活喔。」
「小黑剛剛講過一次了。」
「做的到嗎?」
「好囉唆,做的到啦。」
「那麼,我要走了喔。」
「……嗯。」
「再見。」
「再見。」
看著黑尾走上列車的背影,雙腳仿佛釘在原地,研磨並沒有追上去,因為沒有必要,那並不能改變什麼,不能改變未來。
「吶。」透過車窗的玻璃,研磨能看見的,最後的最後,黑尾用嘴型傳達了什麼。
然後,列車出發了。

「研磨,別哭了。」

——你說你會哭,不是因為在乎。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