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瀨白

Plurk/r890320

【HQ!!】Snow(花國)

*昨天3/13花國日的賀文ㄦ
*小學生文筆
-
-
-
-
-
昨天晚上,下了今年的初雪。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地上,把大地覆蓋成一片雪國,碰巧醒來的花卷看到這一幕,叫了一旁熟睡的國見。
「好睏啊……」睡夢中突然被用力搖著肩膀,國見覺得腦子都要給搖出來了,但在小小的抱怨後,還是睜開了厚重的眼皮。
「快看窗外。」
「窗外……啊,下雪了啊。」
兩個人,兩雙眼睛就盯著不停落下的雪,蜷縮在公寓裡那張小雙人床,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裹得緊實。
「是說你叫我起來,就為了看這個?」
「誒,不覺得很懷念嗎?」
「懷念……?」國見思考了一陣子,然後想到什麼似的笑了出來。
「是啊,好懷念呢。」

高一那一年,國見來到青葉城西高校,成為一名住宿生。
青葉城西的住宿制為兩人一間,一年生大多和二年級生一間。因此,當國見看到自己的室友是一名三年生的學長時,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
「誒,你是一年級吧?」看著國見的表情,花卷和他一起放置行李。「說是二年級太少了才讓三年級來並,不過我不會讀書讀到太晚,所以應該不太會打擾到你睡覺。」
「啊……好。」
「問個,你都幾點睡覺啊?」
「十點。」
「……誒!?」
看著花卷的表情,國見掩著嘴,笑了幾聲。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交談。
於是,小小的故事在小小的房間裡開始了。

那個人不但是室友還是排球部的前輩,這些國見是在第一次部活才知道的,也漸漸的明白對方的事。賽場上的花卷矯捷而靈活,私底下卻喜歡吃甜到炸掉的草莓奶油泡芙,還喜歡看綜藝節目,然後在隔音不是很好的宿舍裡笑到國見覺得隔壁間會來抗議的音量。
花卷很風趣,有些時候很可愛,這些國見是知道的,但是遠遠不足,當他一步一步的瞭解對方,就想知道更多,等到回過神來,已經無法避免的陷落。

在一個夜晚,國見睡得正香,突然被下舖的花卷猛地搖醒。
「下雪了耶。」
「……」
兩人用棉被裹著全身,縮在窗邊看著雪,落在地上,落在窗臺,也映在花卷的眼瞳裡。
看著對方勾起的嘴角,鼻梁的弧度,眼裡的流光,漸漸的,他漸漸的明白了。

那一晚,他們一起看著雪,直至天明。
也是那一晚,他喜歡上了那個人。

那之後,是春高全國賽的開始,沒有打進全國的他們用筆電看比賽,而三年級的前輩們已經不在了,國見有一點高興,因為即使前輩們不來部活,他還是能每天看到花卷。
對方讀書讀到越來越晚,在某一個晚上,國見醒來時發現書桌的燈還亮著,那時已經是凌晨三點,花卷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不知道怎麼了,如果是以前的國見肯定不會這麼做。他替對方蓋上了外套,看著對方的側臉,他一手將對方有些亂的短瀏海撥整齊。
似乎是熟睡了?國見看著對方微啟的唇,彎身,吻上。

他吻了他。
那是他第一次吻他。
嘴唇的觸碰很短暫,卻異常的柔軟,有一股淡淡的甜味。
在唇與唇分開後,國見想著自己方才的行為,轉過身,準備回到自己的上舖時,一只大手蓋住了他的眼睛。
當下是發愣著,隨後感覺手的主人貼上了自己的後背,溫熱的鼻息吐在耳廓,略短的粉髮搔著後頸。
「花卷前輩?」
「嗯。」
「你睡了,不是嗎?」
「你說呢?」
國見沒有再回話,花卷關掉了書桌的燈,室內變得一片漆黑。然後,他領著他到屬於自己的下舖,讓國見躺在靠牆壁的裡側後,自己也躺下了。
單手環著少年的腰,很瘦,他應該多吃一點。兩個人都沒有開口,唇上還殘留著些許的溫度,漸漸的,挨著彼此的體溫,漸漸的睡著了。

那一晚,是改變一切的開始。
真正的故事,在小小的房間開始了。

好像什麼都沒有,平時仍是前後輩的關係,只有在夜晚,他們互相吻著彼此,貪求那一點柔軟,然後,花卷會抱著國見,在自己的床上睡了一夜又一夜。
他喜歡花卷,這是他所知道的,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喜歡一個人,而他始終沒有說出去的勇氣。

一直到畢業前一天,花卷待在宿舍的最後一晚,在看著對方收拾行李,國見看著屬於花卷的東西一個一個裝進行囊,明白很快的會有另一人住進這裡。
蜷縮在屬於花卷的下舖,國見開口了。
「屬於花卷前輩,所有的東西都要帶走嗎?」
「嗯,是啊。」
「全部嗎?」
「嗯。」花卷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看著低著頭的國見。
「那麼……」
「那麼,把國見也帶走吧?」
「誒?」
「不是國見你說的嗎?屬於我的東西都要帶走啊。」花卷笑了,那是國見所熟悉的表情。然後,他坐到了躺著的國見身旁,把對方過長的瀏海理到耳後。
「國見有話,要跟我說吧?」
「明天,畢業典禮之後,跟我說說吧。」

他是知道的。
一直以來不敢說的話,一直以來都想說的話,對那個人的心意,對那個人的感情,傾瀉而出的感情。
全部溶化在櫻花飛舞的季節,落下的花瓣織成簾幕,像那個人的髮色。
「花卷前輩。」黑髮的少年,朝著拿著畢業證書的那個人大吼著,是至今為止都未使用的最大音量。
「我喜歡你!」

屬於少年,與少年的故事。
一年的時間,在小小的房間裡,三百多天的一個故事。
在櫻色爛漫的時刻,是不是會像草莓泡芙那樣甜?

國見升上了二年級、三年級,之後畢業。他到東京去唸大學,和花卷同樣的學校,在他到東京的第一天晚上,兩個人約了吃晚餐,花卷給了他一個小禮袋,裡面放了鑰匙。
國見在隔天就到了花卷的公寓,那天晚上,他感覺像回到了高一那一年,兩個人擠在宿舍的床上,擁著入眠,而一轉眼就是兩年。

看著窗外的雪,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少年,但當初的那個人依舊在他身邊。
那一年,那一天,他看著雪,認清了自己的感情,而這一年,此時此刻,看著一旁自己所愛的人,他探入對方的棉被,握住他的手。
「花卷前輩。」他說,對方沒有回話,蓋上的是柔軟的觸感,有草莓泡芙的淡淡甜味,而雪還在下著。

小小房間的故事,今日依舊。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