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瀨白

Plurk/r890320

【HQ!!】BunnyHole(黑月)-1

*不確定會不會更完系列
*一個大家都不打排球的故事
*私設也 ooc可能
*一個放飛自我的過程

↓↓↓
走進大道旁的小巷,沿著復古紅磚砌的牆,拐過幾個彎,就能看見褐色木頭的大門,金屬牌子烙了{營業中}的字樣,木頭的小小招牌寫著”BunnyHole”。
推開門,由咖啡香和原木家具獨有的氣味所構築的世界,在擺了一排馬克杯與咖啡杯的吧檯後方,戴著貝雷帽的男子蓄著鬍子,手裡拿著布把杯子擦拭乾淨。然後,他抬起頭,望著你。

「歡迎光臨。」

黑尾第一次到BunnyHole,是一個下雨的日子,剛下課的他沒有帶傘,被這一場雨弄的全身濕透,從無遮蔽的大道逃進小巷子後,面前的就是這間BunnyHole,沒有多想的黑尾直接打開了門。
他那天喝的是沒有加糖加奶的黑咖啡,在店長問”要不要加一份鬆餅?”的時候拒絕了,一方面只是為了提神跟避雨,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並不是太喜愛甜食。
咖啡的味道很純,漆黑的液體有一種讓人沉醉的味道,黑尾在那家店待了三個小時,直到從小小的窗口發現雨已經完全停了才離開,離開時詢問了老闆有沒有外帶咖啡的服務。
「沒有呢,期待您的下次光臨。」

從那天起,每當沒有課又下雨的時候,黑尾總會光臨BunnyHole。他會點一杯黑咖啡,坐在靠窗的那個位置,聽外頭滴答滴答的雨聲。
一次一次的來訪,BunnyHole的客人都只有黑尾一個人,明明這家店的位置離主要大道不遠。但黑尾不是太在乎這種事,只要咖啡好喝就好,只要可以邊喝咖啡邊聽窗外的雨聲就好。
就這樣的,持續了一年的時間,那時的黑尾已經是大二,想說之後可能越來越忙,沒有什麼時間再經常來訪的那一天,天空下了交雜著雷聲與電光的大雷雨。
黑尾走進BunnyHole的時候,老闆並沒有站在吧檯,黑尾在門口張望了一陣子,還是走向自己熟悉的那個位置。
對黑尾來說,沒有老闆就沒有咖啡,沒有咖啡就會很無聊,很無聊的話,還是想喝咖啡。黑尾嘆了口氣,也是在這時,他發現吧檯的後方,也就是平時被老闆遮住,他也沒有仔細看過的地方,有一塊幾乎和牆壁融合在一起的差距。
黑尾總是以2.0的視力自豪,即使隔著一定的距離,他還是看見了那塊牆壁稍稍的向後陷。起身,他繞過吧檯,觀察著那一塊牆,橫度正好是一個人能走過去的寬,高度比黑尾要矮一點。
「就像老闆一樣。」黑尾想起每次替自己端咖啡的老闆,然後,他看見了那塊凹陷的右下角,有一個金屬的旋轉角。
他懂了,這是一扇門。

评论(1)

热度(17)